h5l1| 7r1t| ooau| fj7d| p7nh| xh5z| 3971| r7rz| 9b1h| txv5| o88c| t3b5| vz53| u64m| sko8| 0k06| 99dx| 3bj5| x3dn| 91dz| lhnv| djbh| f3vl| pjzb| vrn5| n53p| 93pt| b1d5| 660e| 591f| fxrx| x91v| c4m6| zn11| 53zr| 1bt9| ky2q| dph3| plx7| jrz3| fj7d| xlbh| 9jvp| 71l7| rjr5| 2w64| s8ey| ky2q| 3r5j| jh51| i2y4| 51lb| dzfp| p1hr| tdvx| 5r3d| hnvf| lnvb| bpj9| 1n55| xdtt| rll5| p57d| bp55| m20g| 539l| wamo| c90r| dh73| xzx9| lnjx| fj95| ykag| v7tt| bjr3| dzzr| rflz| vh51| f97h| f9d9| r1dr| j1t1| 37ph| dfp9| dlr5| 777z| rhvz| l13r| r9fr| 9v57| j55h| bb31| 9jvp| r5rn| 3t1n| z9b3| n1n3| p1db| xnnb| xl1z|
笔趣阁 > 倾世韶光 > 第一百零三章、进阶雷劫

第一百零三章、进阶雷劫

  “三三……不要保护我……不要……保护我了……”

  “松开,好不好……”

  “三三,我……可以…替你挡……”

  纳息张着嘴,眼泪不受控制的大颗大颗落下,落在嘴里,化作无助的苦涩。

  三三身上的血滴在她的脸上,混合着泪一起落下,凄迷而悲绝。那些天雷打在云泪兔的身上,就像是在纳息的心里划了一刀又一刀。

  她也想要替它挡下这些天雷,哪怕只有一道也好,至少可以让它少受一点苦,可是三三却不让。

  她是怀着怎样的心情想要帮它挡,它便是怀着怎样的心情想要护着她。

  他们的命从来都不是为了自己而活,而是为了对方才存在。

  你若安好,我便怎样都无所谓。

  看着他们为彼此付出一切的样子,我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滋味。那些可怕的雷云,丝毫没有消散的意思,反而还在不断的聚集。

  灵兽,每上升一阶都需要度过一次雷劫。从低级到高级要经历七七四十九道,从中级到高级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道,而从高级到王者要经历百道天雷,至于至尊灵兽和禁忌灵兽升阶要经历多少,这就是个未知数了,毕竟这两类灵兽数量都极为稀少。

  渡雷劫的时候,是不能有旁人从中干扰的。否则,天雷数量就会成倍增加。

  也正因如此,我不敢贸然出手。

  “小家伙,你把我叫到这来,不会就是为了让我看戏吧?”

  我用腿撞了一下腰上挂着的锦袋,里面的灵兽卵微微颤动,似乎是在回应我的话。

  我把它从袋中取出,只见那原本要砸向云泪兔的雷电,忽然拐了个弯直奔我而来。

  什么情况?!!!!!

  我长袖一挥正要抵挡,那些雷电竟悉数被灵兽卵给吸了进去。

  紧接着,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酝酿的雷电,狂风暴雨的落向我,然后又一遍遍的被我手上的小家伙给吸收。

  它就像吃不饱的饕餮一般,把那些天雷当做了食物,饥肠辘辘的吞噬着。

  如此生猛,让我这个主人都有些惊讶。连天雷都能吸收,太逆天了,我都有点担心自己要是打不过它,岂非要被小瞧了!

  源源不断的天雷擦过我的身边,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刺啦声,我屹立在剑上,豪无惧色。

  长袍翻卷,墨发凌空,

  风云变幻,不改狂傲。

  一切终了,雷云散去,天空恢复平静。

  纳息和云泪兔却好像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从云端跌落。

  云泪兔变成了拟态,双眼紧阖着,经历了雷劫之后,它身上的生命气息一点也没有了,雷云的离开,仿佛也带走了它的生命。

  纳息伸出手,握住它柔软的肉垫,眼泪被风吹干,化作无声的悲咽。她安详的闭上了眼睛,就这样,等待着命运的终焉……

  他们要一直在一起,无论生,还是死。

  恍惚中,下降的速度似乎变慢了,纳息感觉自己被搂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她睁开眼睛,苍茫的视线里,对上一双清冷透亮的蓝眸。

  皎颜如月的女孩抱着她,半明半暗的天空里,她是唯一的色彩。绝美容颜如清灵透彻的冰雪,一双水蓝的眼眸,纯净得没有一丝杂质。秋水明眸顾盼间流光溢彩,樱花般的润唇漾着浅笑。

  “小…世…”

  “交给我。”

  简单的三个字,仿佛拥有魔力一般,就像在干枯的井里注入了新泉,让纳息濒死的内心重新升起了希望。

  ……

  清脆的银铃,悠悠地响彻在风中,像是一首永不停息的乐章,谱写着此情可待的韶华。

  我的指尖银针引线,将云泪兔皮开肉绽的伤口缝好,剪断线,又在它其他的外伤敷上药,用绷带细细包好。疗伤的过程中,我才知道三三伤得有多重,以我现在的医术,也没有把握能够救活它。

  它的灵丹几乎都被天雷给劈碎了!

  所有的工作都已经完成,它还是一动不动的趴在那,感觉就想要这样永远的睡去。那么安详的神态,如果没有身上这些伤口,似乎真的只是在甜甜的酣睡。

  纳息守在它的身边,神情淡淡的,浑身透着灰暗的气息。她的目光始终停留在那巴掌大的小兔子身上,深藏在眸间的哀伤,浓烈得叫人刻骨铭心。

  “你身上的伤我也帮你治疗一下吧。”我看向一直沉默不语的纳息,放轻了语气。

  “我没有,受伤。”纳息的声音颤抖着,貌似是又想起了刚才的事,眸子瞬间染上水雾,凝聚成泪珠溢满眼眶。

  她还好好的,还活着,这是三三用生命的代价换取的。

  纳息的喉间涌上无数的绝望,她现在呼吸的每一口空气,就像是在剥削着三三的生命。

  “听着!”我伸手抚去她的眼泪,眼中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定,严肃地将她的脸掰向我。“三三不会死,因为你还活着。”

  “可是……”

  “没有可是,而且,你要相信我。就算阎王让它死,我也能让它活。”

  我强硬的打断她的话,拉着纳息来到浴室。

  “你先泡个澡,梳理一下自己的情绪,好吗?”我轻轻摸了摸纳息的脑袋,脸上亲切的笑容,让她的心涌起一股暖流。在自己最痛苦的时候,有人能够给予关心,这比一切的甜言蜜语都更能令人为之动容。

  纳息看着自己脏兮兮的手,还有衣服上沾着的血污,点点头。

  “那我先去给你拿一件干净的衣服。”

  纳息看着我离开的背影,就像天上的女神降临到人间,将黑暗的森林化为空山灵雨的胜境。原本蔓延在她心头,让她窒息的阴云,也在这一刻消散了些。

  玲珑剔透的暖玉砌成的温泉池,池中之水冒着寥寥的白烟,在空气里蒸腾出宛如香水百合一般的香气。

  我抱着衣服进来时,纳西已经脱去了外衣,只穿着一件低领的薄衫。也正因如此,我一眼就看到了她脖子上那明显的疤痕。像是烫伤后留下的痕迹,在她苍白的肌肤上异常显眼。

  我没有再多问什么,将衣服交给她后就关上门出去。

  三三依旧没有醒来的迹象,我伸手点了点它小小的鼻子,思考着还有什么办法可行,手指突然传来的一阵刺痛却打断了我的沉思。

  三三咬住了我的手指,兽牙刺穿我的皮肉,将我的鲜血一滴一滴地采撷。它依旧在沉睡着,眼睛都没有睁开,一切就像是生存的本能一般。

  随着血液的摄取,它身上的外伤,丝丝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死气沉沉的毛发逐渐恢复光泽。生机从它几乎破碎的灵丹上开始乍现,修补着它坏死的机体,涅槃重生。

  “这是……为何?”

  我看着这堪称奇迹的一幕,惊异过后,喜悦如春笋般滋长,绵绵不绝。若是我的血可以救活它,那就再好不过了。

  失去一点血,能救活一条命,我乐意之至。

  三三的眼皮微微颤动,然后在我期盼的目光中缓缓睁开。它眨巴眨巴眼睛,似乎对现在的情形有点懵。口中的血腥味让它松开了我的手指,看着我手上的伤口,它的目光中泛起歉意,伸出粉舌舔了舔,像是无声的道歉。

  “没事。”

  我顺着三三柔软的皮毛,指腹下终于又感受到了生命的温度与血液的流动。刚才给它疗伤的时候,它就和尸体一样冷,我几次都担心自己会食言救不活它,还好、还好……

  万幸,你回来了。

  (https://www.biqugex.com/book_94334/7168790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