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2wk| w88k| 6w00| i6i0| 33r9| z5h1| 95hv| vn7f| 339r| 97xh| ft91| 7hrx| ockg| nzzz| ztr3| tdtb| 4eei| pp5j| lfth| z5h1| pdxb| lh13| 5b9x| jld9| 51rl| 9tfp| 7z1t| 7x13| v9h7| r1n9| z3td| 7dy6| yc66| x3ln| npzp| aqes| bhfj| vz53| kyu6| 3t1d| dljh| zd3j| ffvz| pzhh| 51rl| dhr7| bppp| 5txl| yoak| vd3d| w9wx| f99t| x7vr| bhrz| 8o2q| l11b| 1nbj| p35f| ttrz| v3vp| xpz5| 73vv| lnxl| bxh5| x3fv| 5vnf| pptj| v95b| pt79| 1dfz| xdfx| uuei| bph7| zvzx| 282m| 135x| fffb| 1v91| 375r| vx3f| xjfn| p57d| hf71| nd9r| fn5h| kyu6| j3xt| 84i4| hlz9| rxph| pzzj| vvpb| 7znp| d9vd| 2oic| v3jh| trvn| 73lp| nhxd| kim0|
笔趣阁 > 如果夏天与我跳舞 > 九十三 过去

九十三 过去

  周汐岩觉得有点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他问她,你说什么。

  萧晓继续愤慨道,我说,你们就是一对狗男女,真让人恶心。

  周汐岩笑了起来,你说白樱之前跟你说过,她喜欢我很久了?

  萧晓冷哼道,我不懂你问我这句话的意义是什么。你不相信,你可以自己去问她。

  周汐岩说,如果你说的是真的,我会好好感谢你的。

  萧晓搞不清楚周汐岩的脑回路,他前后的反差太大了,她还没弄明白他说的什么意思,电话那边就被挂掉了。

  周汐岩做梦都没想到,他会从萧晓那里得到这样一个消息。白樱喜欢自己很久了?什么时候,他怎么不知道?她还跟自己表过白?为什么自己不知道?

  有太多的疑问聚在他的脑海里,周汐岩当机立断地直接赶到白樱的公司。他也顾不上白樱还在上班,直接敲门,前台的人给他敲了门,他大步走进去,走到白樱的位置,抓着她的胳膊就往外走。

  “你干什么?”办公室里的其他人都看向这边,白樱缩着身子,小声问他。

  “我们出去说。”

  “我还在上班。”

  “所以,我们出去说。”周汐岩拉着她走了出去,一直到外面走廊的僻静处,他把她推到了墙边,直截了当地问她:“萧晓跟我说,你跟她说,你喜欢我很久了。”

  白樱皱着眉头:“她跟我说的?”

  “对。她还跟我说,你跟我表白过。”

  白樱却笑了,她低头沉默不言。

  周汐岩碰了碰她:“你笑什么?你说话啊,你跟我说,这是不是真的?”

  “对啊。她以前找过我,我是跟她说过。怎么了吗?”

  “怎么了吗?”周汐岩重复道,他感到不可思议:“你为什么不跟我说,我怎么不知道你以前喜欢我?你什么时候喜欢我的?”

  “你现在再追究这个还有意思吗?我以前是喜欢你,但现在我们已经分手了。”

  “你放屁!我们没有分手!谁跟你,我们分手的了!”周汐岩大喊道。

  白樱看着周围来往的人,低声示意道:“你说话能不能小声一点。”

  周汐岩控制不了自己的音量,他两只手急切地拉着她的手臂:“萧晓跟我说,你以前跟我表白过,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你还说,我拒绝了。你他妈从来都没跟我说过,我怎么会拒绝了?你骗谁呢?”

  “你拒绝了。你四年前就已经拒绝过我了。”

  周汐岩一头雾水:“我什么时候拒绝过你的表白了,你根本没跟我说过。”

  他的否认让白樱觉得生气,她因为三年前那件事情心里一直有个疙瘩,但他却矢口否认这一切。所以,白樱索性破罐子破摔:“四年前在美国,我去找过你。我那个时候要跟你表白的,但是我在门外听到你跟别人在说我!你说!你不喜欢我!你还说……你觉得无趣又惹人厌烦!你还说……你还说,你就是因为看我可怜才会跟我做朋友的!你就是这样说的!”

  白樱说着说着眼泪就掉了下来。她不想说起这件事的,每次光是想到这件事就如同在她心上挖一刀,现在被逼着又亲口在周汐岩眼前说了这一切,这对她来说,无疑是公开处刑。

  周汐岩定在了原地,看着她的眼泪,脑子转了很久才会回想到四年前在美国的那些时刻。他终于想起了自己那些话是在什么情况说的了。

  但想起来之后,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他伸手擦掉白樱的眼泪,对着她吼:“你是不是蠢啊!我说什么话你都信啊!我要是看你可怜才跟你做朋友,干嘛那么多年都跟在你身边!我要是看你可怜的话!我干嘛不直接当做献爱心直接给你打钱,却每天反过来每天都在受你的气!”

  白樱拍掉了他的手,周汐岩解释道:“我那个时候说那些话,是因为,那个同学之前见过我们视频,找我要你的联系方式,说要做你男朋友。我心里一烦才会说那些的。”

  “谁知道你说的真的假的?”白樱的眼泪依旧在掉。

  周汐岩叹了一口气,他长久地看着她,然后抬手抱住她:“我比这世界每一个人都想跟你在一起。”

  白樱摇摇头,要推开他。周汐岩却更加用力地抱住她:“对不起,是我的错,是我不好。”

  周汐岩太过随意地生活,忽略了太多重要的事情。如果能早一点看清的话,或许,他跟白樱现在的路也不会那么难以前进。

  周汐岩说:“如果你那个时候推开门跟我告白的话,我肯定会答应你的。”

  “答应了又怎么样?我们的结局不还是像现在这样吗?”白樱慢慢止住哭泣,小声说道。

  “不一样。”周汐岩说:“你比我更蠢,你从来不敢去试,也从来不敢往前迈一步。我随便说了点什么,你就信以为真。”

  “我们在一起那么长时间了,我对你是什么感情你还不清楚吗?”周汐岩眼睛直视着她。

  白樱看着他的眼睛,又突然想要哭了。只是这次的眼泪和往常的每一次都不一样,因为她预感到关于某件事情终于看见了一个结局。

  一切都结束了,不见天日的秘密被曝光,被小心放置的爱意推出门外。好像一直都在外游荡,无处安放的灵魂终于有了可以停下来休息的时候。

  周汐岩给了她一个很长时间的吻。他将她搂在怀里,一只手温柔地抚摸着她的脸。白樱仰着头靠在他宽阔的胸膛前,身体的某个地方在归于平静。

  事情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也无需在多说些什么了。白樱和周汐岩那天晚上牵着手一起回到了家。躺在床上的时候,周汐岩睡在她的左边,手臂依然搂着她的腰。他看着她,也不说些什么,只是时不时地亲吻她。

  白樱原以为周汐岩会做点什么的。但是他没有。他只是看着她,从头发道眼睛,再到嘴唇,每一个地方都要仔仔细细地看清楚。每一个地方都让人舍不得移开眼。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周汐岩问她。

  “很久了。”

  “上高中那会,就喜欢了吗?”

  “嗯。”白樱问他:“你会一直跟我在一起吗?”

  “会的。只要你不离开我,我就永远都不会离开你。”

  “你不能骗我。”

  “不会骗你的。”

  2019-08-23。

  周汐岩与白樱交往一周年纪念日。当然要算上他们之间闹分手的那一段时间,不过,那一段时间对于周汐岩来说,只不多是他们之间一次小小的争吵而已。

  周汐岩早在一个月前就在一个五星级餐厅里订好了位置。他为了准备这次一周年纪念日格外用心。但让他感到很不满意的是,白樱根本都忘了那天是什么日子。还是一大早,周汐岩在床上压了她半天,摇着她的脑袋,才让她想出来的。

  周汐岩早晨送她去上班的时候,坐在车里,特意叮嘱她,晚上早一点下班,一定要在下午六点之前出来,然后跟他在餐厅见面。

  只是,等到下午六点,白樱下了班给周汐岩打电话,周汐岩在那边却说,自己那边有点事,让她先等自己一会。

  白樱便问他那个餐厅的地址在哪。她可以先过去,在那边等着他。

  周汐岩又忙拒绝,支支吾吾地就是不肯说出餐厅的地址是什么。说让她在公司楼下的那个咖啡厅先等着自己,然后等自己这边事情好了之后,给她打电话,然后再接着她一起去餐厅。

  白樱猜不出来,周汐岩在搞什么名堂。她到了咖啡厅,点了杯咖啡,坐在外面的椅子上,给周汐岩发自己发消息,说自己已经到了。但他那边不知道又在忙些什么,隔了很久都没有回复自己。街角的风微凉且惬意,桌边咖啡的香气浓郁,白樱慢慢品着咖啡,手靠在桌边玩着手机。

  啊——

  这个时候,几乎是在她的耳边,白樱突然听到了刺耳的尖叫声。她抬起头来。

  时间在这一刻静止。所有正在发生的事情犹如电影里被定格的一个画面。

  而很多人的人生,因为那一天发生的事情彻底被改变,包括周汐岩,包括白樱。

  我们无法阻止很多事情的到来,就像无法阻止一场大雪的落下,无法阻止夜晚潮汐的到来,也无法阻止一场突如其来的事故和生命的死去。

  这个世界拥有太多未知的因素。不确定的事情有很多,似乎所有都会发生变化。但,也总会有一些事情是永恒不变的。这大概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意外因素吧。

  ———

  与在咖啡厅那边的街角正在经历一场灾难的白樱相比,此时此刻的周汐岩正手忙脚乱地在餐厅指挥着人布置场地。无数人来来回回,没有一个人停留,也没有人留意远在几条街之外发生的一场灾难。

  周汐岩原本想在今天跟白樱来一场完美的求婚的。他觉得他们两个交往那么长时间了,也该到结婚的时候了。便提前包了一家五星级餐厅,特意挑了他们一周年纪念日这个时刻来进行这场庄重的求婚仪式。

  (https://www.biqugex.com/book_94966/7167832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