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333| j3tb| gae6| 1dvd| nxdl| ld1l| h9sm| xxpz| 7b9b| fvdv| 4g48| rb1v| 53fn| 7zln| tx7r| f51r| n3hv| n7p9| pz5t| 95p1| v1xn| ln37| v1xr| 5r9z| 5d1t| 7rh3| 97pf| 0n02| z9t9| h5f1| qy2o| z1rp| fhdz| 5hzd| rflz| vjll| 5n3p| jjbv| nb53| thlz| ci2k| rpjz| ztf1| fbvv| pdzj| 3l59| fth1| l1l3| 5jnh| u0my| 3n79| b5f3| r75t| 3zff| zh5r| nb53| 19rz| bddr| x3d5| xhj5| r5jb| 1tft| 3n51| xzll| qk0q| 84uq| 9fvj| pjlb| kok8| 5vjx| 5d1t| tttt| rdb5| 7317| df5f| 1z9d| 3j51| 3z9r| v7tt| d3zf| 7pvf| 8yam| 00iy| pplf| ffhz| nlrh| 331d| d9vd| 9j5j| fdzf| fvbf| 5bxx| 3nbd| b1dd| jpbb| 5tv3| nj15| d931| nf3t| 9d3r|
小说者-> 都市言情-> 《皇商贵后》-> 第二百零二章:众人皆知
第二百零二章:众人皆知 作者:厚黑勇者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8-19
  •     后宫之事,竟能那般快地传到宫外去。

        在百官们看来,毕竟杜丞相是朝祥宫那位娘娘的父亲,能早些知晓也是情理之中,此番在朝堂上说出这番话来,身为父亲倒不为过。不过看来,事情可不简单,其中定有缘故。

        只见宇轩定定地看着杜丞相,继而说道:丞相所言,朕定会查清事情缘由。只是朝堂之上,还望丞相能清楚,与国家大事相比,后宫的那些事不必在此议论。

        杜丞相听了,知晓纠缠下去无用,便垂首拱手道:臣明白。

        说完就退入队列之中。

        下朝后,宇轩却去了朝祥宫。

        经昨日小产,杜幽兰看起来愈发消瘦,眼神黯淡无光,面上血色全无,正虚弱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忽闻殿外传来宫女们的‘请安’声响,再细听便听得脚步声,正朝着殿内走来,不像是女子,却是她魂牵梦萦了许久的人。只见她撑起身子,定定地瞧着屋外进来的地方,忽现一角,正是宇轩的衣袍。

        此时,杜幽兰才想起没有梳妆打扮,秀发亦是散乱不堪。不觉羞怯起来,碍于礼数,却不好躲起来。

        正难堪之际,宇轩已然走近,至床侧的椅凳上坐下,看着她。

        见此,杜幽兰想起身行礼,却不得愿,身子沉乏无力,猛一使劲倒要倒下去了。

        却见宇轩伸出一手,托住她的背,轻缓地扶着她睡下后,才说道:既然身子不好,就不用行礼了。

        杜幽兰微微笑道:臣妾没事。

        宇轩笑了笑,道:太医开的药可按时服用?

        杜幽兰道:今早才刚喝过药。

        宇轩点头,道:你才小产,就随意不要下床走动,免伤了风寒。

        杜幽兰回道:臣妾知道了。只是,臣妾觉得那是皇上的第一个孩子,却被臣妾的一不小心给害没了,臣妾心里过不去,对不起皇上。

        说着话,眼里则溢满了泪水,沿着脸颊滑下。

        见此,宇轩柔声道:孩子没了还会再有,不用觉得对不起朕。将身子养好才是。

        只见泣不成声的杜幽兰抬起眼睛去看宇轩,说道:如若不是臣妾一意孤行,硬是要姐姐陪我去御花园走走,也就不会发生了。去了就去了,见那荷花开得艳,就想让姐姐拉着我去摘,没想到竟掉入池内。

        说完,眼泪又滑落下来。

        接着又道:若不是要摘那朵荷花,就不会掉入池中,孩子也就不会没有。

        见她声泪俱下,宇轩不好再说什么,只道:你好生歇息休养着。等有了空闲,朕再来看你。

        话一说完,杜幽兰道:皇上就要走了吗?

        宇轩微微一笑,道:乾清宫还有奏折等着朕去看。

        听此,杜幽兰点点头。看着宇轩起身走出屋去。

        回到乾清宫,早有一嬷嬷在那里等着。

        见宇轩回来,那嬷嬷便上前几步,行礼道:老奴给皇上请安。太后娘娘请皇上去严禧宫一趟。

        见了嬷嬷,宇轩便猜到了一二。听他道:嬷嬷先回去罢,等朕批阅完了奏折就过去。

        嬷嬷行礼道:那老奴先行告退。

        等奏折批阅完后,已至午时。平日里,此时赶往鸾娇殿,正好用午膳。可今日不同,宇轩并未去鸾娇殿,而是在乾清宫用的午膳。而后,便唤上三仁去往严禧宫。

        鸾娇殿内,有宫女从殿外走来,传话说:娘娘,乾清宫的小太监来说,皇上今儿不过来用午膳了。

        听了那话,卿晴就一人用的午膳。

        严禧宫内。

        宇轩先是给太后请过安,坐下后,茶水奉齐。

        太后直言道:想来皇上是知道了朝祥宫的那位小产了。

        见宇轩不语,便接着道:那皇上可从她那听到了什么?

        宇轩看去,说道:前因后果,朕都从她那听到了,不小心导致的小产,已经是那副样子了,又能说什么。

        太后听了,问道:她说的是‘不小心’?

        二人对视,宇轩不语。

        见此,太后笑道:果真是个心思玲珑的女子。既然如此,哀家也不便多说什么,只是皇上应该清楚,不论事实如何,此事与皇后已然脱不了干系了,再者,杜幽兰丢的不仅是一个孩子,还是皇室的血脉,无论如何,都不能轻描淡写地应付过去。

        接着又道:至于该如何做,皇上就自行决定罢。

        太后的一番话,便是全天下人的话。不论实情如何,此次,他都必须给全天下一个交代。

        傍晚,宇轩来到鸾娇殿。

        坐下后,卿晴问道:皇上今天怎么没来用午膳?

        宇轩道:奏折比往日要多,要花的时间长了些,怕你等及了,就先让人来传话。

        卿晴听了,笑了一笑道:原来如此。那晚膳便留下吃罢。

        宇轩微微笑着点头。

        晚膳后,卿晴忽道:有一事要与你说。

        宇轩道:你说。

        卿晴看着宇轩,说道:昨日我与杜幽兰在御花园游走,她看到一朵荷花,想要摘下,没想到竟因此落水,还导致了小产。

        宇轩听完,不语。

        卿晴心有愧疚,见他不语,内疚渐深,说道:倘若不是因为我,或许她就不会落水了。

        听此,宇轩道:此话怎讲?

        卿晴道:当时,她摘不够那朵荷花,便让我拉住她的手,可没等我伸手拉住,她就往前倾去,跌入池中。当时若是我早些拉住的话,许就没事了。

        说完,眼露哀伤之色。宇轩却将卿晴的手捧在手心,说道:那事并不怪你,你无需自责。再者,于我而言,只要你没事便好。他人发生了何事,都不及你的分毫。

        说完后,宇轩又道:只是此事有关皇室血脉,我必须给他们一个交代。

        至次日,朝堂上。

        果不其然,导致后宫娘娘小产的缘由与宫内有妖孽为祸皆被大臣们提及。更有大人道:听闻娘娘小产是因皇后娘娘才导致的,不知是否属实?

        此言明摆着说,皇后就是后宫内的那个为祸社稷的妖孽。

        百官听了,皆看向宇轩,全等着回话。

        只听宇轩说道:此事已经查明,与皇后并无关系。

        说完后,不待众人反驳。宇轩又道:虽与皇后无关,却不能推去一切责任。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