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j51| x97f| 1hnl| hb71| 33tj| 1d9n| t59p| pfdv| p179| 119n| yoak| zn7x| jdt5| nv19| pvpj| 46a0| nzpp| brtt| 97pz| bjtl| 1fjb| 77bz| xz3n| jf11| ppll| d7nt| zv7h| fnnz| zdnt| zd3j| b7jp| xjjr| dvvf| 1znl| b3xf| 9dhb| 5bnn| v3zz| 173b| hbpt| 9jl5| xz5t| dh9x| xp9z| 3fnp| vvpb| l9xh| ikgi| 9bzz| fv9t| o4ga| 5vn3| 19fl| 7xff| iqyq| f3dj| fvj7| th51| 5vrf| 2q0y| mq07| vrl1| mwio| xjb3| ftzd| t9t5| t3b5| rbr7| 5fnh| 3jn1| b5lb| hd3p| t111| 75b9| jzfx| vtzb| 5x5n| c862| h3td| vnhj| v19t| lxnd| zjf7| frxd| vrhx| 395v| f3fb| 5n3p| 44k2| k6ia| bjnv| 448u| 1rb1| 9jx1| p9hz| bttd| 6.00E+02| 1d9f| 7th9| sq8g|
笔趣阁 > 不良佳妻狂想娶 > 第二百九十六章 怀疑程蝶舞和墨凌御

第二百九十六章 怀疑程蝶舞和墨凌御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为什么她的声音听起来非常的焦躁?&1t;/p>

        夏安芷一愣,她用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才现不是墨凌御的电话,现在后悔说那些话都已经来不及了。&1t;/p>

        “以盛啊,原来是你,在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做什么?”&1t;/p>

        她并不是故意要对6以盛脾气,只是以为是墨凌御,所以才会说出那些无理取闹的话。&1t;/p>

        6以盛见她没有解释刚刚说的那些话,也就没有继续纠缠下去,不过他打这个电话确实是有事要和她说。&1t;/p>

        “电影那件事到现在有结果了吗?有没有一些是线索之类的?”&1t;/p>

        他现在唯一能够想到的就是来问夏安芷,要是她他现在还没有一点儿的线索,说不定他还能帮上忙。&1t;/p>

        说起电影这件事,她就觉得非常的遗憾,因为她已经好斯斩元说不用在去找了。&1t;/p>

        “没有一点儿的线索,因为那个凶手实在是太过于狡猾。”&1t;/p>

        她也不知道要怎么形容这个凶手才是,不过不得不说的是比江允嫣要聪明不少。&1t;/p>

        最起码一点儿的证据都让她们找不到。&1t;/p>

        斯斩元知道不是墨凌御的电话,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不过他非常好奇电话里的人到底是谁?。&1t;/p>

        “是以盛吗?”&1t;/p>

        他小声的问了起来,不过也没有要打扰他们的意思。&1t;/p>

        夏安芷点点头,除了他以外,就没有其他人能够关心电影这件事了,她的心里还是很清楚的。&1t;/p>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之前去片场的人还有喵喵和墨凌御的未婚妻。”&1t;/p>

        一直以来他都觉得程蝶舞非常的可疑,只是见她们没有想到这一方面,也就不好再提起。&1t;/p>

        最重要的是他从来都没有往更深的方面去想,从来都不觉得程蝶舞是那样的人。&1t;/p>

        夏安芷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斯斩元,她怎么把这件事给忘记了呢?&1t;/p>

        自从他们电影开拍以来就没有人去探过班,因为新闻布会那件事闹的沸沸扬扬的,所以她也没有放在心上。&1t;/p>

        “你是说这件事很有可能是他们三个做的对吗?”&1t;/p>

        除了这个答案以外,好像找不到更适合解释这件事的人了,不过她相信这件事不是夏喵喵做的。&1t;/p>

        他是自己的儿子,也没有理由做这件事,他还希望自己能够变得更好。&1t;/p>

        6以盛尴尬的笑了笑,他说这句话只是一个猜测而已,说不定能够给她们一点儿的想法。&1t;/p>

        “我只是觉得他们也很可疑,不过你还是仔细的调查一番吧,说不定能够从他们身上找到突破口呢?”&1t;/p>

        如果这件事排除了内鬼的话,那么最可疑的就是他们三个。&1t;/p>

        夏安芷理解的点点头,不论是谁,都不能随意的放过这个想法,她之前是没有想到这一方面,所以才没有去怀疑。&1t;/p>

        不过现在已经彻底的点出来了,事情也就能够得到解释了。&1t;/p>

        “以盛,这件事还要感谢你,如果不是你给我打电话告诉我这些事的话,恐怕我们都想不到这一方面。”&1t;/p>

        她一直以来都以为是内鬼做的这件事,可是从来都没有想过会是程蝶舞。&1t;/p>

        本来程蝶舞表面上看起来确实特别的无害,但是心里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也就只有她自己才知道。&1t;/p>

        最重要的是她不想这么轻易的放弃这次机会,好不容易才有了拍电影的资格,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人破坏。&1t;/p>

        6以盛爽朗的笑了起来,夏安芷的谢谢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但是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能够请她吃一顿饭。&1t;/p>

        “等你什么时候有时间了,我们可以一起吃一顿饭吗?”&1t;/p>

        他非常喜欢像夏安芷这样的人,所以能够和她在一起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1t;/p>

        毕竟自从电影停止拍摄以后,他们就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过面,要是能够和她一起吃饭的话那是再好不过的事。&1t;/p>

        夏安芷下意识的看了眼斯斩元,最近的事情实在是太多,要说真的样子,出时间来一起吃饭很有可能暂时是不现实的事。&1t;/p>

        “等过了这阵子,有时间的时候,我再请你一起吃饭,好吗?”她现在还在生病中也不是很方便。&1t;/p>

        6以盛微笑着点点头,只要能够和她一起吃个饭就够了,剩下的那些事对他来说一点儿也不在意。&1t;/p>

        “嗯,记得要照顾好身体,不要因为这些小事而破坏了自己的情绪。”&1t;/p>

        他知道这么说的效果并不是很大,因为夏安芷从来都没有听过别人的劝告。&1t;/p>

        夏安芷微笑着看着斯斩元,被看得莫名其妙的斯斩元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1t;/p>

        他现在是不是要表现出一副很苦的样子?可是他真的很想知道刚刚6以盛说了什么。&1t;/p>

        在挂完电话以后,夏安芷看了他一眼,只字未提刚刚说的那些话。&1t;/p>

        斯斩元好奇的看着她,难道在这个时候她不是应该要告诉自己接下来要怎么做吗?&1t;/p>

        可她一句话都没有说是代表着什么意思?&1t;/p>

        “安芷,刚刚以盛在电话里说的什么?难道你不想和我分享一下吗?说不定我也知道真凶到底是谁呢?”&1t;/p>

        当然他最后一句话只是想要让夏安芷将话说出口,如果现在就让他说出这些是谁的话,可能他自己都还没有弄明白。&1t;/p>

        夏安芷淡淡的笑着,她从来都没有说要和他分享,不过也没有想着不将这件事告诉他。&1t;/p>

        只是在想这件事的可能性是有多大,程蝶舞为什么要这么做?又或者说她又多怨恨自己呢?&1t;/p>

        当然这一切都是未知的,也就只有问了程蝶舞以后才知道具体是什么情况。&1t;/p>

        “你在这个时候什么呆呀?难道你不应该先告诉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吗?”&1t;/p>

        他现在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去调查是怎么一回事,他不相信夏安芷还能继续忍耐下去。&1t;/p>

        “我没有呆呀,只是在想为什么连这一点你都没有想到?”&1t;/p>

        不过很大的可能性是,因为他公司的事情实在是太忙了,所以才会让他忘记了这么重要的细节。&1t;/p>

        斯斩元迷茫的看着她,到底是什么东西让他没有想到?听夏安芷的话好像是她已经想到了这一方面。&1t;/p>

        “如果你不现在不告诉我的话,那我现在就给6以盛打电话,我想他非常乐意把这件事情告诉我。”&1t;/p>

        只要是为了电影的事情好的人,都会毫不保留地将这些事告诉他,他可不想只有夏安芷不愿意说。&1t;/p>

        夏安芷翻了个白眼,她只是有用了,一会儿从来都没有说不将这件事告诉他。&1t;/p>

        “恩,以盛告诉了我两个重要的线索,你想要听哪一个?”&1t;/p>

        在某种意义上,这两条线索都非常的重要,因为它们是缺一不可的线索。&1t;/p>

        当然如果只是锁定了一个人,那么排除了这个人的可能性以后,再去调查那个人的话,可能会有点复杂。&1t;/p>

        这话他不知道说什么好,难道她就不能一次性把这两条线索告诉他吗?&1t;/p>

        “我觉得这两条线索都非常的重要,所以你还是先告诉我吧。”&1t;/p>

        无论是哪一条只要说出来了,说不定他就有印象,到那个时候可能就不需要夏安芷继续说下去。&1t;/p>

        夏安芷看着这么聪明的他哈哈的笑着,她原本以为他会随意的选择一条逼近,只要能够知道这个线索就够了。&1t;/p>

        “其实也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事,不过你还记得那天喵喵和程蝶舞一起去片场的事吗?”&1t;/p>

        还在开玩笑的夏安芷瞬间就严肃了不少,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给人一种非常严肃的感觉。&1t;/p>

        斯斩元仔细的想了一会儿以后,他努力的拍着自己的脑袋,他怎么忘记了这件事?&1t;/p>

        “如果你不说,我还真没有想起来,难道这件事是和他们有关系吗?不过就算和他们没关系,也必须要调查一下。”&1t;/p>

        程蝶舞是夏安芷的情敌,有没有这个可能性谁说得定呢?&1t;/p>

        夏安芷翻了个白眼,这件事和夏喵喵有什么关系吗?又不是他做的这件事。&1t;/p>

        在说现在也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解释的了的事。&1t;/p>

        “主要还是要调查程蝶舞和墨凌御,因为他们两个才是最可疑的,这件事和我的儿子没有一点儿的关系。”&1t;/p>

        她比任何人都明白这件事,因为夏喵喵根本就不可能做这件事来伤害她。&1t;/p>

        斯斩元尴尬的笑了笑,因为太过于着急,所以才会说出这样的话。&1t;/p>

        “我当然知道喵喵是不可能做对不起你的事,我是要调查墨凌御和程蝶舞。”&1t;/p>

        他的眼神独自下定了决心,不轮生什么事都会让他们知道得罪夏安芷的后果。&1t;/p>

        要是在这件事上继续争执的话,一定会让夏安芷受到伤害,这并不是他想要看见的一幕。&1t;/p>

        其实在夏安芷说说那些话的时候,他就能够感觉到这件事的主谋到底是谁。&1t;/p>

        除了墨凌御和程蝶舞以外,简直没有比他们更加不靠谱的事,只是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所以也就没有去说这些话。&1t;/p>

        “这件事我会让人去调查,所以你不用担心,在家里面好好养好自己的身体,知道吗?”&1t;/p>

        她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把身体养好了再说这些事,剩下的那一切只要交给他来做就可以了。&1t;/p>

        &1t;/p>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