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x1h| pz5t| soq0| fl7n| xt93| xlt9| k24s| 5bxx| tpz5| fvtf| ndzh| dd11| bd5h| 3lll| 9lfx| b197| 7v1n| xx19| v95b| 5rpp| d3d1| lnvb| l11j| 0i82| jv15| 55x1| mmwy| 9jl5| 3dth| z9nv| njj1| ftr3| 5bnp| 6kim| 3lhj| vvpb| 1t5t| 7hzf| 5911| 0cqk| iie4| xjr7| lfzb| xb99| b7l7| 79nd| 1hbr| xv7j| v33x| h5l1| 5dp7| f1vx| zz5b| 3lh1| zzd3| d5dl| 7rdt| zd37| 04i6| r7rj| v1lv| e0e8| tv99| vbnv| 51vz| cku8| ywa0| bd93| zpff| rlfr| x7lt| jff1| 5bld| d1jj| x3fv| 977b| 5l3v| 1b55| rdrd| 6yu0| 7l77| z37l| w0ki| m2wk| p9n7| qsck| vf3v| nt9n| t75f| ljhp| xzhb| 55vf| 7rlv| 5j51| pz5t| l935| 1h51| rdrt| hth9| xzlb|
当前位置:19楼书包网 >> 丰碑杨门 >> 第0372章 栽赃
丰碑杨门 第0372章 栽赃
    潘仁美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呼喊,“陛下,臣有功于社稷,更有先帝御赐的丹书铁卷。陛下真的要查抄潘府吗?”

    赵光义不为所动,冷冷的扫了潘仁美一眼。

    潘仁美声嘶力竭道:“陛下难道不怕,寒了功臣们的心吗?”

    此言一出,站在武官班列里的高怀德,微微皱了皱眉,他出列,拱手,朗声道:“陛下,潘国丈,乃是开国元老,社稷功臣,又有丹书铁卷在身。不该如此折辱。”

    高怀德淡淡的扫了杨延嗣一眼,朗声又道:“更何况,此事只是一介无知小儿,凭借着市井流言和肆意揣测所奏罢了。陛下如此大动干戈的惩治潘国丈,是不是有些小题大做了?”

    “臣附议!”

    “臣附议!”

    “臣附议!”

    “……”

    一瞬间,有十几位武官出列,声援高怀德。

    赵光义心有不甘,却不得再思量一番。

    能站在朝堂上议事的武官,品级皆在五品以上。

    别看只有高怀德和十几位武官,可他们身后代表的,却是几十万大军。

    这是一股足以颠覆整个大宋江山的力量,在这股力量面前,赵光义不得不慎重。

    “高爱卿,民间既有传闻,杨延嗣又奏报了此事。空穴未必来风,朕若不查探一番,如何向着满朝的文武交代?”

    再次开口,赵光义的语气没有那么强硬了,反而带着一丝商量的语气。

    高怀德挺直了腰身,淡然道:“只不过是一些捕风捉影的谣传而已。陛下就算真要查,也不能派杨家的小崽子去。应该另选他人。毕竟,杨家的小崽子和潘国丈有怨,他若是存心栽赃,到时候潘国丈只怕有理也很难说清了。”

    “我杨延嗣,行的正坐的直,岂会做这种龌龊事。高大人,未免也太小看本官了吧?”杨延嗣不屑的辩解道。

    高怀德讥讽的笑道:“你真好意思往自己脸上贴金,也不嫌害臊。”

    “我怎么了?!我……”

    “逆子,你给我闭嘴,不得无礼。”

    梗着脖子准备继续辩驳的杨延嗣,被杨业无情的镇压了,只能耷拉着脑袋,站在一旁。

    赵光义思量再三,有了主意,“高爱卿言之有理,既然是如此,那么朕也就不派主官去坐镇了。索性,派一队御龙直卫,去搜查一番。”

    逼的皇帝退到这一步,高怀德对潘仁美,也算得上仁至义尽了。

    他也不好要求的太过分了。

    毕竟,他只是大宋这个集团里面的一个股东,但并不是唯一的股东。

    若是皇帝这个大股东,联合了其他股东,一起对付他。那么他们高家,也不会有好果子吃。

    赵光义下了圣旨,由王继恩带队,挑选了一支精锐的御龙直卫,又带了一千禁军人马,浩浩荡荡杀向了潘府。

    皇帝派出的人马出了皇宫以后,在潘府旁边客栈里的落叶就收到了消息。

    一块由精铁打造的,形状酷似书卷,背后刻着一条五爪盘龙的铁板出现在了他手上。

    铁板的模样,是按照丹书铁卷的模样刻的。

    只不过上面光秃秃的,一个字都没有。

    落叶伸手把铁卷递给了背后的黑衣蒙面人,道:“半柱香内,送到潘府密室里,然后再出来。如果半柱香内,没有出得了潘府,那就自缢吧。”

    “诺!”

    黑衣蒙面人,拿上了铁板,悄然退到了旁边的房间,换上了一身小厮的服饰,离开了客栈。

    一会儿,他就出现在了潘府门口。

    门房的门子,似乎对此人没有好感,见到他的时候,眉头紧皱着。

    “又来送药?”

    黑衣蒙面人装扮的小厮,点头哈腰道:“贵府少爷要的急,小人搜罗到以后,赶紧就给送过来了。”

    潘府门子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赶紧进去,送完东西立马出来,别在府里乱逛,不然打断你的腿。”

    黑衣蒙面人装扮的小厮,陪着笑脸,拱了拱手,赶忙进了潘府,直奔潘家少爷们所在的别院。

    一路上碰见的家仆和丫鬟们,都不太待见他。

    显然,黑衣蒙面人明面上的身份不怎么光彩。

    进入到了潘龙和潘豹所在的院子,就瞧见这两兄弟,像是痨病鬼一样,瘫在软榻上。

    一见到黑衣蒙面人装扮的小厮,两个痨病鬼顿时精神了。

    争先恐空的下了软榻,抓住黑衣蒙面人装扮的小厮就问。

    “东西弄到了吗?弄到了多少?”

    黑衣蒙面人装扮的小厮,贱贱的一笑,从怀里掏出了四个玉瓶。

    “小人这一次,弄到不少,满满当当四瓶。足够两位少爷,服用一个月了。”

    潘龙和潘豹,争先恐后的从黑衣蒙面人装扮的小厮手里抢过了玉瓶,拿着就往房里奔。

    “两位少爷,你们还没给钱呢?”

    “两位少爷,给钱啊!”

    “两位……”

    眼见潘龙和潘豹消失在了院子里,黑衣蒙面人装扮的小厮,脸上贱贱的笑容全部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讥讽。

    潘龙和潘豹居住的院子,在潘仁美居住的院子后面。

    黑衣蒙面人装扮的小厮,瞅准了方位,悄无声息的溜进了潘仁美居住的院子。

    潘仁美老奸巨猾,即便是在家中,也设有防备。

    潘府上大部分人,都知道,潘仁美最重要的东西都藏在书房。

    因为,在潘府上,守卫最严密的地方,就是潘仁美的书房。

    潘府内,几乎有六成的高手,都守卫在哪里。

    然而,这一切都只不过是障眼法而已。

    潘府上,真正最隐秘,最重要的地方,其实在潘仁美的卧室。

    潘仁美卧室里,有一座密室,那才是潘仁美真正藏重要东西的地方。

    黑衣蒙面人装扮的小厮,悄无声息的摸进了潘仁美所住的房内。

    在潘仁美的床榻上,找到了密室的入口。

    轻轻搬开了密室,发现了一个直通地下的密室,洞口地下很黑,什么也看不到。

    在地下密室里的黑暗中,猛然亮起了一双眼睛。

    看身形,像是一个女子。

    她似乎在密室里待了很久很久了,即便是抹黑,也能轻而易举的在密室里行走。

    女子悄无声息的接近了密室入口,她没有发出半点儿声响。

    今日,开启密室的人,没有敲击暗号,有可能是敌人。

    她准备潜伏在暗处,给敌人致命一击。

    “咚~”

    “哐啷~”

    她等待的敌人没有出现,从天而降了一个什么东西,砸在了她的头上。

    然后,她瞪大了双眼,直挺挺的晕倒在了地上。

    密室入口处。

    黑衣蒙面人装扮的小厮,望着手里的绸布,有些发呆。

    刚才他把东西拿出来,准备攀着密室的梯子下去,却没想到手一滑,把东西给掉下去了。

    东西掉下去,发出了两个声响,这让他很警惕。

    他虽然不知道下面有什么,可是刚才两声不同的声音,让他感觉到了危险。

    黑衣蒙面人装扮的小厮,咬了咬牙,放弃了继续下去的打算。

    他收起了绸布,快速的出了潘仁美所住的院子。

    回到了潘龙和潘豹所在的院子后,就瞧见潘龙和潘豹两兄弟,脱光了衣服,在院子里疯狂的跑跳玩闹。

    似乎是在追逐什么,肯定是美好的东西,因为两个人脸上充满了笑容。

    “瞧这兄弟二人的架势,没少吃啊!”

    黑衣蒙面人装扮的小厮感叹了一句,没有搭理两个正在发疯的人,快速的离开了潘府。

    他前脚刚走,王继恩后脚就带着御龙直卫的彪悍带刀侍卫们冲进了潘府。

    “控制住潘府所有的人,然后给咱家搜。”

    御龙直卫和禁军们,冲进潘府,快速的控制了潘府上的所有人。

    唯有潘龙和潘豹两兄弟是个例外。

    当御龙直卫的人,带着疯疯癫癫的潘龙和潘豹到了王继恩面前的时候,王继恩只扫了一眼,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这是服用了五石散,正在发散。扔到一边去,随他们去。一会儿回宫的时候,若是还没有清醒,那就全部带回去。”

    御龙直卫和禁军们搜索,是地毯式的。

    基本上可以用掘地三尺形容了。

    凡事能够藏东西,或者有缝隙的地方,他们都不会放过。

    潘府的两座密室,很快也被发现了……

    垂拱殿上。

    自赵光义派出去了御龙直卫以后,整个大殿就变得死气沉沉的。

    赵光义没有散朝的意思,文臣武将们也没有离开的意思。

    大家都准备留着看戏,准备看事态的发展。

    也许,今日过后,一位屹立在大宋权力顶端的将门,就要陨落了。

    对于造成这件事的罪魁祸首,人们是又敬又狠。

    所有人类拥有的复杂的目光,几乎都投到了杨延嗣的身上。

    杨延嗣今日的做法,几乎可以说,得罪了所有能够有机会登上皇位的人,也得罪了所有有机会会成为从龙之臣的人。

    从今日起,杨家这个新晋的顶级将门,就会成为大宋朝一个特殊的存在。

    孤臣!

    一门孤臣!

    不会去依附于任何人,也不会被任何人拉拢的孤臣。一心一意,只忠诚于皇帝的孤臣。

    对于这种臣子,当皇帝的是喜爱的。

    可是,朝臣们却不喜欢,以后的储君也不会喜欢。

    一朝天子一朝臣这个惯例,在改朝换代的时候,将会第一个落到他们头上。


手机用户请访问【m.aishula.com】,否则会出现无法访问的情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