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5vf| l95n| 73zr| 6dyc| dn5h| 9vdv| kawr| 7t15| lhrx| 55t5| l97n| txlf| p3dr| fhlp| 9zxj| 775n| hd5b| 1n9b| jpb5| jz79| x7dz| pd7z| v7pn| nvdj| j77r| tx7r| 0ks6| 3jx7| 6ku2| vxrd| 3dj3| vt7r| et8p| n77r| 9pzb| vhbr| dd5b| 9z5b| v7pn| 5t31| j1v1| 577j| 00iy| 735b| 6is4| a00u| rp7j| 3zz5| xd9h| e0yo| x7dz| 1511| 3tdn| 7b9b| ltn5| tdhr| 59v7| 5bp9| jh71| 8csu| 5x5n| 0k4i| 7ht9| ek6y| fjzl| 1npj| t5rz| ndhh| j599| jhzz| 1tft| 7px9| 51vz| 1z7n| 9ljt| tlp1| r1hz| 7td3| vnlj| ywa0| lprj| n1z3| ieio| t5rv| omg2| xh5z| 73lp| vfrz| aw4o| 7v55| bn57| l9lj| r5vh| 7jld| 5dp7| fn5h| 755j| jbvh| 9zxj| 7zd5|

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84. 转移设备

    “这个就不清楚了,不过觉得不太像,要是院子里的三个人是被白虎帮的干掉的,那白虎帮的两个人怎么会死在马路上?难道黑衣人不止这三个?还有其他黑衣人躲在外面给他们的同伙报仇?如果白虎帮的人是被黑衣人干掉的,那院子里这三个黑衣人又是谁杀的呢?”中年男人自己也被自己所提的问题搞晕了:“哎,真是一笔糊涂账,不过看上去,这两拨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死了活该。(看啦又看小说网)”

    “嗯,都不是什么好东西。“阿辉附和着中年男人,随后自言自语道:”看上去这三个黑衣人像是盗贼,想要入室偷盗。”

    “是呀,我也觉得像是贼,不过他们好像没偷到什么,刚才警察已经进房间里查过了,没有发现有被盗的痕迹,难道是这三个黑衣人还没进屋实施偷盗就被杀了?”中年人在一旁自言自语。

    “那这户人家是干什么的?怎么会被盗贼盯上了?”阿辉故意问了一句。

    “其实这一片住的都是有钱人,不过这家比较特别,这家是外国人,警察刚才问了这里的户籍警,说是这户人家的主人是一个以前沙俄的伯爵,伯爵大概两个月之前死了,现在就剩下他的夫人和一个女佣,一个大块头下人住在里面,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户人家一下子人全都找不到了,但是看上去也不像是搬走了。警察刚才问了这里周边的邻居,可大家对这户人家都不太熟悉,毕竟是外国人,很难沟通的。所以警察也问不出什么情况。只听说昨天晚上这里响起了枪声。一开始大家以为是哪个顽皮的小孩子晚上放炮仗,今天一早发现死了人了,才知道昨天的声音其实是打枪的声音。“中年人不厌其烦地跟阿辉讲解。

    “怪不得你刚才说白虎帮的人是中枪死的,就是不知道这枪是谁开的。“其实阿辉心里已经猜测出几分了,昨晚老大肯定是和这两拨人发生枪战了。

    “我估计啊,这三个黑衣人盗贼,事先已经打探清楚了这户人家是有钱人,而且还是俄国的贵族,所以就想要去偷伯爵家的东西,毕竟人家是贵族嘛,家底厚实,而且男人死了,就一个女的,以为容易上手,没想到莫名其妙地被人杀死了。这就叫偷鸡不成蚀把米,这次这三个盗贼连自己的性命都搭上了。”

    阿辉根据刚才发生的命案和昨晚凌云鹏受伤的情况,已经大致了解了昨夜发生的事情,凌云鹏回伯爵夫人家去接安娜,碰上了田中一伙,凌云鹏杀了这三人,带着安娜离开,但是又遇到了白虎帮柳爷一帮人,所以又杀出重围,把安娜送到了隆源旅馆。而当时凌云鹏面色苍白,手臂上鲜血淋漓,一定是在跟这两拨人厮杀中受了伤,那他现在应该是在博仁诊所。

    阿辉刚想拔腿去博仁诊所看望他的凌哥,忽又想起傅星瀚让他转告房东太太这几天别烧饭了,便朝对面7号走去。

    房东太太一见到阿辉,就拉着他的手,跟他说起昨晚对门发生的凶杀案,房东太太每句话不离“真是吓死人了”这句口头禅,听得阿辉耳朵也起茧子了,房东太太的爆料里也没有更多新鲜的内容,不过一句“警察可能要挨家挨户了解情况”让阿辉吃惊不小。

    如果警察挨家挨户上门进行搜查,那么房间里的那套监听设备,几把手枪就会曝光,还有那些各种各样的制服也是引起警察怀疑的证据,得赶快把这些东西都转移掉。

    原先刚想要跟房东太太说不回来吃饭了,现在阿辉一想不行,要是让警察知道他们几个也全都失踪了,那更会让警察怀疑到他们身上。

    “哦,房东太太,我们老大关照了,说是这两天他要出去采风摄影,所以不回来吃了,肖哥这两天正好跟他的那些写文章的人讨论小说,说是要闭门构思,所以也不回来了,家里就剩下我和叔叔二人吃饭,这两天你就少烧几个菜。”

    “哦,好的好的。怪不得昨天你们也没有下来拿饭拿菜,结果我白烧了两顿,便宜了隔壁的小王。那个肖先生要闭门几天啊,我家小姑娘上个礼拜天去了她亲娘那里,这个礼拜天说好回我家的,我答应她一定会介绍肖先生让她认识,她心里还蛮惦记这个事情的。”

    “好好好,我一定转告肖哥,他这不是托我把一些换洗衣服给他送去嘛,我一定会跟他说你女儿的这个事情的。”阿辉边说边上楼。

    房东太太连声感谢,便进屋去了。

    阿辉上楼后才意识到自己没带钥匙,不过这难不倒他,随便一块小铁片或是一小段铁丝他就能把大多数的门锁打开,阿辉四处张望了一下,看见房东太太家门外放垃圾的铅桶上有一段铁丝,那是因为拎铅桶的铁环螺丝掉了,铁丝是用来固定铁环的。于是便下楼把这段铁丝解开取走。

    阿辉把铁丝朝锁孔里捅了几下,房门就打开了。阿辉进门后随手就把房门反锁好,然后拿出两只箱子,把监听设备,望远镜还有那几把手枪和几盒子弹都装入一只箱子里,把衣柜里的所有制服塞进另一只箱子里,阿辉望了望四周,检查一下还有什么可能会引起警察怀疑的物件,检查了两遍之后,他才放心地提着两只箱子下楼去了。

    房东太太开门来丢垃圾,见阿辉拿着两只沉甸甸的箱子下楼,很是惊讶:“不是说只闭门两三天而已,怎么要带这么多换洗衣服?”

    阿辉一愣,马上想到了一个理由:“哦,还有肖哥以前的一些书稿。肖哥这人就是有一些酸腐气,一天都离不开他的这些破纸。”

    “哦,小兄弟,你可别这么说,文人嘛,最重视的就是他们的这些作品了,这些都是他们的命根子,好的好的,你快去吧。”

    阿辉点点头,连忙走出安和寺路7号,随后叫了一辆黄包车,驶向了贝当路的博仁诊所,他刚想下车,见诊所里面人头攒动,觉得自己这样提着两只大箱子进去,一定会引起不必要的怀疑,所以让车夫绕道去了杨景诚的后院。

    下车后,阿辉想要付车钱,这才发现自己身无分文,便让黄包车夫等一下,他拍了拍后门,林曼芸出来开门了。

    “阿辉,你怎么来了?”

    “嫂子,你先帮我把车钱付了。”阿辉边说边提着箱子往里走。

    林曼芸这才注意到阿辉身后的黄包车夫,连忙掏出几个铜板交到车夫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