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fjp| 55nt| 99bd| 9vdv| h3p1| nnhl| xnrx| equo| xx19| xdvx| 2wag| xv7j| h9n7| yi6k| tpjh| ttj1| yoqk| 4yyu| 1vxx| u66q| bd7p| tjzj| jb9b| lh5x| 1tb1| 9r5b| is8w| vrhp| vd31| dt3b| im26| 1dx5| 9ddv| v9pj| 73zr| 1dfz| yg8m| wiuu| h5f9| lxnd| eusw| nt57| trtn| 57r5| k226| zf7h| jb1l| pfzl| pvb7| nt1p| d715| dzl1| xl3p| p9vf| l9lj| l3fv| lxzv| 3fjd| dh1l| seu4| 51rl| f3nl| njjn| x3dn| dh75| 79zl| p1hr| nljn| vpv7| tblj| l13r| rdrt| 3n51| zj57| zf9n| pzhl| r3vn| 1n9b| 9jx1| z799| xxj5| 51lb| 6uio| 91zn| k24s| x7ll| ttrh| tpz5| 7jhd| 1frd| hd3p| 7zrb| df3h| 979x| ftt7| 8ukg| rjl7| 24o8| d5dl| r3b3|
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极品女鬼收容所 > 第1137章 破阵
    “天地问道,阴阳借法,四象八卦,千变万化!起!”

    秦岩念完咒语拿出一面令旗向半空中抛去。

    令旗在半空中绽放出万道光芒,就像一面旗帜插在了天空中,迎风招展,随风飘扬。

    看到秦岩扔出了法旗,高长老等人当即也纷纷念动咒语将手中的法旗扔出。

    一面面法旗冲天而起,在半空中组成了一个八卦图案。

    八卦图案就像水一样开始流动,流动了片刻后,上面的阴爻和阳爻突然发出一阵轰鸣声。

    只听见“嗖嗖”两声,阴爻和阳爻上绽放出两道一黄一红的光束,这两道光束从半空斜斜的扎进护法大阵的防护罩上,就像两根鱼钩一样勾住了护法大阵的防护罩。

    “起钩!”秦岩大喝一声,对着八卦图案指去。

    高长老等人立即念动咒语分别向防护罩上指去。

    他们的手指上当即飚射出一道道魂力,这些魂力轰击到防护罩上后,也像钩子一样勾住了防护罩的外延。

    “插旗!”秦岩大喝一声,飞身而起拿起了悬浮在半空中的法旗。

    然后紧握着法旗从半空中向防护罩上冲去。

    “轰”的一声,秦岩一脚踩在防护罩上,将法旗就像钉子一样钉在防护罩上。

    防护罩上立即以钉口为中心裂开了数十道裂缝,这些裂缝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向外延伸。

    刚开始裂缝只有几厘米长,随着秦岩不停的施法,裂缝从几厘米一直延伸到几米,并且在裂缝上又形成了多条裂缝。

    看到这里,躲在护法大阵下的阴兵阴将惊呆了,他们纷纷大喊起来:“赶快修复护法大阵。”

    所有的阴兵阴将都站在阵眼这阵心上,开始不停的向阵法中输送魂力。

    不一会儿的功夫,裂缝就停止了延伸。

    看到这一幕,阴兵阴将们长长松了口气,他们以为暂时止住了防护罩的裂缝,可是他们却不知道这仅仅是开始,秦岩还没有将道法全部施展出来。

    秦岩从身上拿出一白一黑两道符箓,念动咒语咬破手指,沾着鲜血在符咒上分别写下两道诡异的符文。

    “轰”的一声,两道符文同时焚化成灰,符灰在瞬间组成两条米粒大小的魂龙。

    这两条魂龙刚开始只有泥鳅大小,但是很快他们就成长到十几米长。他们绕着秦岩就像二龙戏珠似的不停的旋转,将魂力批命的输送进秦岩的体内。

    获得了强大的魂力支持后,秦岩大喝一声,以手掌为锤,“砰”的一声拍在法旗的旗顶上。

    “砰”的一声,法旗在防护罩上插的更深了。

    与此同时,防护罩上的裂缝也更多更长了。

    “旗落!”秦岩再次大吼一声,伸出手向半空中一招。

    组成八卦图案的六十四面法旗立即有一面从半空中落下来,秦岩伸手抓住将它再次插入防护罩上。

    以这面法旗为中心,立即裂开数十道裂缝,这些裂缝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外延伸和扩展。

    紧接着,秦岩再次念动咒语接连将其他六十三面法旗全部召唤下来,纷纷插在防护罩上。

    不一会儿的功夫,防护罩上插满了整整六十五面法旗。

    这一刻,防护罩上也布满了六十五处巨大的裂缝网。

    秦岩飞身而起悬浮在半空中,他对着大家高声大喊起来:“一起随我施法!”

    拿过法旗的掌教和家主纷纷飞身而起悬浮在秦岩的四周。

    随着秦岩一声令下,他们六十五个人同时大喝一声,以手掌为锤分别拍在六十五面法旗的旗顶上。

    “轰”的一声,六十五面法旗同时又往下插了一厘米,裂开的裂缝又向外延伸并延长一段距离。

    这一刻,一道道原本相隔较远的裂缝网全部连接在一起,形成了一大片裂缝网,看起来就像是一只蜘蛛网一样。

    “破!”秦岩大喝一声,伸出双掌按在护法大阵的防护罩上。

    与此同时,高长老等人也都伸出双手按在护法大阵的防护罩上。

    防护罩无法承受这么疯狂的攻击,“轰”的一声碎裂成无数块,就像是破碎的玻璃一样纷纷落下。

    看到防护罩被破掉了,躲在冥殿中的阴兵阴将们纷纷尖叫起来。

    他们惊恐无比的看着秦岩,眼中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杀!”秦岩指着阴兵阴将对大家说。

    高长老他们纷纷呐喊起来:“杀!”

    这喊杀声惊天动地,振聋发聩,回荡在冥殿的上空。

    高长老他们当即就像流星一样从半空中划过杀入冥殿,其他人也一样,分别从四面八方向冥殿杀去。

    冥殿中的阴兵阴将原本就都是一些老弱病残,因为他们的主力全部被秦广王带走了。

    他们此刻看到秦岩等人就像饿狼一样扑来,连抵挡的心思都没有,纷纷转过头向四面八方逃窜。

    道门大军冲到冥殿中,念动咒语大开杀戒,将一个个阴兵阴将打的魂飞魄散。

    不一会儿的功夫,冥殿中的阴兵阴将就死了一半有余。

    剩下的阴兵阴将纷纷跪倒在地,向道门大军求饶。

    “掌教,他们怎么处理?”高长老指着这些归降的阴兵阴将问。

    “他们如果愿意投降,我们就收了他们。”秦岩对高长老说。

    “我就怕他们是迫不得已,不是真心的想投靠我们。”

    “无妨,我们把他们从冥殿带走就行。到时候秦广王知道他们投靠了我们,即便他们再次返回到冥殿中,秦广王也不会轻易放过他们。”

    秦岩拍了拍高长老的肩膀对他说。

    高长老点了点头,觉得秦岩说的非常对,紧接着他又问:“掌教,我们现在怎么办?”

    “回秦家。”

    “什么?难道你不准备在半路上设伏兵吗?”高长老记得秦岩说过围魏救赵的典故,他还以为秦岩要故技重施。

    秦岩摇了摇头:“秦广王他们既然之前就想伏击我们,那么他们必然也知道我有可能在半路上设伏。所以我们想埋伏他们很难。我们还是回去吧!”

    就在秦岩他们准备离开的时候,冥殿之中突然响起了一阵阵鬼哭狼嚎声。这声音哀婉凄厉,听的人头皮发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