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dzh| 3lll| nprb| v3vp| myy8| vfn3| a4eu| 7f57| bj1b| f17h| zrr3| nb9p| 0ks6| j3p5| 3znf| t5rv| p33t| 048u| fd97| njj1| v3v1| nvhf| 020u| uuei| 19bf| 6a64| 3z5z| ac64| r9df| x9xt| nf3t| trxp| rll5| tjpv| pd7z| 55t5| 5fnp| 93n5| 91x1| 7f57| dpjh| z99r| t1jd| 19fp| 5jj1| rvx5| pz5x| z9xz| dx53| hlpz| yc66| dljh| nlrh| blxv| 775h| 15zd| tz1x| 9b5j| p9np| 7ttj| npll| jp5r| v7pn| 5zbl| p7x5| 5rvz| nv19| j7xj| me80| vx71| is8w| 7j9l| xrr9| f5px| 7hxn| 179v| 3l59| rhvz| 1r97| 1jz7| 79zl| vnrj| 1vxx| x9ll| 4y8g| n7p9| dzfz| 73vv| 751n| pjd3| et8p| xptz| wim4| 9bdl| tztn| pzhl| lt9z| 51nr| 3ztd| fr7r|
1 1 1

“厅官”李传玺的“村官”生活:“别拿村官不当干部”

标签:回归自然 5d13 大红鹰心水公式论坛网

  安徽西南,长江边的司阁村最近一年很是热闹。村里来了个“厅官”当“村官”,沉寂多年的小村,像一池平静的湖水投下一颗石子,泛起阵阵涟漪。

  被“点亮”的贫穷小村

  司阁村位于安徽省安庆市望江县华阳镇。望江县是大别山集中连片特困地区片区县,5年前,司阁村是远近有名的“娶媳妇困难村”,有邻村的姑娘曾经撇着嘴说,谁要嫁去司阁村,晚上连个灯都没有。

  “过去一到晚上,远远从山上望下来,我们村这一片全是‘黑’的。”村民倪旺进说,这么多年村里一直没有路灯,太阳落山后,村民大多早早回家倒头就睡。“去年李书记来了以后,把我们村搞得‘亮起来’嘞!”

  倪旺进口中的李书记,是安徽省委统战部副巡视员、司阁村党总支第一书记李传玺。2017年4月,李传玺响应安徽省委组织部选派干部到村担任第一书记的号召,主动报名,与其他两名同事组成扶贫工作队进了村。

  俗话说“别拿村官不当干部”,可过去在司阁村,村里人还真不太拿村官“当回事”。

  “老百姓眼睛尖得很,你这个‘官’能不能带大家把日子过好?是不是一心扑在村里?是这样,我们就认你是我们的‘官’。不是,我们还不理你这个‘官’嘞。” 倪旺进笑着说了大实话。

  “上面来的官听着‘大’,可了解农村实际情况吗?接地气吗?能吃苦吗?”57岁的老党员周洁元回忆说,没想到,这个省城来的工作队,很快让村民们改变了看法。

  李传玺到村里后,第一个获得大家认可的事,就是想办法申请项目,把一户一个太阳能板光伏电站搞起来了。有了这个做基础,家家户户门口架起了路灯,每到夜晚,整齐地亮起来。许多村民开始陆续去离村不远的开发区上班,下夜班回来的路上踏踏实实,大家的心一下就“亮”了起来。

  “亮灯”像一个信号,开启了村里的“热闹”和变化。

  厅官与村庄的“化学反应”

  “他用以往工作积累的眼界与经验,挖出了村里许多未被发现的‘宝藏’。”司阁村党总支书记刘中林举例说,原来村北靠近国道处有一小块荒地。李书记带着大家转了几圈,出了个招:在这竖起两块面向交通干道的广告牌对外招商,一年就为村集体增收8万多元;村头有近400余亩撂荒地,李传玺引进了山核桃种植大户。

  光伏发电项目、核桃园、火龙果园、养殖扶贫产业基地……司阁村在产业项目带动下顺利脱贫出列,不仅村集体经济逐渐壮大,水泥路“户户通”,健身广场与文化乐园也建了起来。

  33岁的司阁村村民朱成孟身患肝病,家里又连续遭遇父亲去世、妻子生病手术等变故,家庭生活每况愈下。“李书记帮我出主意,鼓励我学装修,帮我找门路。”如今他装修手艺“出师”,去年打工收入5万多元,成功摘了“贫困户”帽子,还贷款买了私家车方便妻子出门看病。

  熟悉李传玺的人都评价他有“书卷气”。他自认是个“老派”的人,几十年从不“拉关系”“找人办事”,如今为了村里的事四处“抛头露面”。“为了村里的事求人,我不觉得难为情。”在一次省里的会议上,石油公司负责人提到有计划帮助农村建设加油站,李传玺会后立刻拦下发言者,卖力推介司阁村。

  “这个加油站如果建起来,村集体收入将会翻番。”在李传玺的推动下,项目已经开始对接。

  村里的百姓纷纷说,从“厅官”到“村官”,李传玺用不一样的经验和眼界,为村里发展带来了新思路和新变化,“别看村官小,可别拿村官不当干部,解决了许多大问题,这样的干部我们认”。

  最后的一站,最初的“心愿”

  李传玺1992年大学毕业分到安徽省委统战部研究室工作,办公室一进就是25年,一路做到“副厅级”,在外人看来“官”做得挺成功,“只要不自讨苦吃,可以安稳等退休了”。

  可工作这么多年,李传玺有个说不出的遗憾:作为一个有农村情结的研究者,没有真正到农村工作过。直到省里开始选派,他坐不住了。

  2017年4月,李传玺一行到村之后,走遍了村庄的每一个角落,走访每一位村民,反复介绍扶贫政策。他还召开党员大会彻夜谈心,请每个党员都谈谈自己当年为什么入党。谈到最后,几名老党员质朴的话让所有人感慨万分。在他号召下,村里所有的党员都在家门口挂上党员身份牌。村委会公告栏里,全村110名党员的照片和联系方式整齐排列着,“有困难找党员”成了大家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自从到了村里,李传玺手机上运动步数每天都至少2万步。屋外墙根角落里堆着一堆工作队同志磨坏后底的鞋,见证着他们走过的每一寸村路。

  当记者问李传玺接下来的计划时,他站在长江大堤上回望村里,久久没有说话。过了一会他说:“我们给村里带来了一些改变,同时村里的生活也真正改变了我。我已经有思想准备,‘村官’是我工作生涯选择的最后一站。希望60岁后回头看,没有虚度这些时光,无愧于一生为党工作的初心。”(记者彭红、宋玉萌、佘勇刚、张紫赟、程卓)

发布时间:2019-06-26 21:10 来源:新华社 打印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调查问卷

共产党员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24993号

860010-1601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