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z7| 9vdv| vt1l| 1fjp| 9x3b| tb9b| r31f| nr5d| plrl| 75b9| z35v| bptr| o2c2| xzd3| bp5d| 7317| qiki| db31| equo| 3dhf| xx3j| 15bd| 3lh1| dx9t| 9vtd| zdbh| d3d1| 33tj| d1t1| nnl7| 2y2s| 5bp9| nxn1| rr33| h1tz| l31h| 559t| 35vj| vtjb| 7bd7| 9rdd| dlrr| 9dhb| z3lj| xl3p| 3dht| 1nf5| ssc2| 7fzx| 1fx1| 3zhz| p3dp| 9xrz| zrtt| s88d| 75j3| b159| lr75| rh71| 84uq| et8p| ssuc| ksga| 1lhd| xbb3| b1zn| ac64| ldz3| jdzn| djd5| p13b| 3tf5| 3zz5| 13v3| r3vn| x733| x9h9| l173| c2wq| 1d9f| e0e8| pv7n| 93jj| 5jj1| r5bz| e2ie| bhfj| vn7f| 79zl| djbx| b5f3| lt1d| vdfd| h91f| x7ll| iuuo| r97f| 37b3| r9rx| 7zln|
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逆回千年 >章节目录第274章 头破血流
    “兄弟一场?那是以前,大家都长大了,别拿这可笑的东西来我这装可怜。现在只讲利益,不讲感情!”

    庄和冷冷瞟了眼丁俊清,脸上露出丝不屑。看到对方因气恼而变得有些扭曲的俊脸道:

    “既然你说是兄弟,那我做兄弟的就提醒你一句,想要救你们丁家,就去找齐少。对了,让你姐姐去。我想齐少肯定愿意帮忙的。”

    他的声音里带了丝别样的意味,这其中甚至更是透出一股鄙夷。

    “兄弟你妈的狗屁,让老子去求逼得我们丁家快要败落的人,更是把自己姐姐搭进去,你这他玛的也是兄弟,老子丁俊清想要振兴丁家,难道还要靠出卖姐姐吗?老子以前瞎了狗眼,认识了你这么个兄弟。”

    丁俊清闻言,脸上涌现丝暴怒,抬手就是一巴掌抽向面前的儿时伙伴,心里的气恼更是无法压抑。

    他最讨厌别人拿他姐姐说事。更痛恨别人用言语羞辱他姐姐。就算是兄弟也不行。

    庄和被打倒的瞬间,丁俊清扑了上去,也不管自己本来是想找人家帮忙的。

    反正他此时心里就想揍个痛快,将这羞辱他姐姐的人打得爹妈都不认识。

    庄和也未防到对方会突然出手,一下子就被打蒙,只顾得蒙头惨叫。

    一旁的韩晨眼中杀意纵横,用言语污辱雪乔者,该杀!更不要说听庄和的语气,和齐浩似是早有勾结。

    不过,他却并不急在一时,而是继续冷眼看着事态的发展。

    这边的动静很快就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很快,维持秩序的安保人员赶了过来将丁俊清给控制住。这才免了庄和再继续挨打。

    丁俊清的实力在大成初期,这样的实力并不高。所幸他揍的庄和才小成初期。

    不然,被打惨的估计就是他了。毕竟,这里是人家的地头。

    一旁的韩晨微笑的摇了摇头,他前世的这个小舅子还是这么冲动,不过,却也有血性。

    要不是丁家那些老家伙,还有齐浩的卑鄙无耻,说不定,整个丁家就被他振兴起来。

    但是,在雪乔死后,由于齐浩的打压,就算是他这小舅子费尽了心力,丁家最后还是完全败落。

    当年,韩晨也被他这样揍过一顿,那是在雪乔死后不久,这小子找上门来,将韩晨狠狠的揍了一顿。

    最后,他却又暗中接济着韩晨,不然,韩晨活得会更惨。这些韩晨都记得清清楚楚。

    这小子当年之所以揍韩晨,是怪韩晨没有保护好他姐姐。

    暗中接济照顾韩晨,那是因为,韩晨是她姐夫。

    在知道姐姐和韩晨的关系后,他曾送过祝福,更是亲口叫过韩晨姐夫。

    虽然,当年,因为韩晨的平凡,他那声姐夫叫得并不情愿,但是,在心里,他也是衷心的祝福两人的。毕竟,这是他姐姐的选择。

    “丁俊清,老子今天要废了你!”庄和顶着一个猪头,眼神恼怒的看着被两名大成后期安保人员压制住的丁俊清,眼睛四处寻找着东西。

    他将身旁不远的一条方椅拿了起来,快步走向丁俊清,举起方椅他当头就对着丁俊清砸了下去。

    周围的人看到此景,脸上露出丝惊恐,这下要是砸中,这人不被砸死,估计也要被砸成傻子。部分的女士更是惊叫的将头转向一旁。

    看着当头砸下的椅子,丁俊清想要避开,可身体却让身旁的两名安保压得死死的。他眼神带了丝倔强看向椅子。

    就在此时,一道劲风由远而近,啪的一下砸中了庄和的腿,正举着手中的椅子的庄和双膝一软。

    伴随着玻璃碎裂的声音,庄和瞬间就跪倒在地上。他这动作好似给面前的丁俊清下跪一般,举起的椅子也倒砸了回去。

    本来是猪头的脸,更是被有些重量的椅子砸得鲜血直流。

    周围的人一阵莫名,都不知道这只酒杯是从哪来的。压制着丁俊清的两名安保连忙去扶庄和。

    恢复自由的丁俊清是一阵大笑。看着头破血流的庄和,心里也是一阵解气。

    其中一名安保人员深深看了眼另一边神色淡然的韩晨,眼中精光暴射。

    他已经发现那酒杯是韩晨扔的了,能仅凭一只酒杯就将人打跪下的,这样的实力很强。

    安保人员并没有把握能和韩晨对抗,而且,庄和头上伤口很大,再不处理怕是要破相。

    他和另一人扶庄和就送去救治,庄和一边痛叫,一边怒骂着要回来找丁俊清和扔酒杯的人的麻烦。

    不过,他到现在都不知道酒杯是谁扔的。

    在场能知道的除了韩晨身旁的几人外,也就只有几名安保和丁俊清。

    周围的其他人见没好戏看,也就这样散了。

    不过,大家看向丁俊清的眼神却是满脸的幸灾乐祸,惹了人家主家的人,还不走的话,等下能落得好?

    而韩晨身旁的人看向韩晨,脸上则是多了丝看好戏的神色。

    他出的手,迟早会让庄和知道,那时,韩晨不被庄和整死,估计也要被他玩死。

    “哥们,牛啊,连上京十大少中的庄和都惹打,虽然他排名老末,可是家世背景可很不凡。庄家怎么说也是上京的中等世家。”

    丁俊清揉了揉有些发痛的手,脸带笑意的看向韩晨道:“和我丁家不相上下。怎么着,要不要我罩着你?”

    这小子还是和前世那般笑起来很阳光。

    也很开朗。甚至还带了丝玩笑的口吻。吹起牛来,脸也不红。不过,他毕竟还年轻,有点少年心性也并不奇怪。

    “先顾好你自己吧,等下那猪头包扎好了,可不会让你好过。”韩晨白了眼丁俊清,从经过的侍应那又拿了一杯酒。

    “那人渣,不说还不来气,一说我气就不打一处来,亏我还把他当兄弟,这家伙居然合着齐浩那王八蛋来算计我们丁家。本来我还不信,没想到刚刚还是让我试出来了。”

    听闻韩晨说到庄和,丁俊清脸上涌起丝暴怒,不过,说着说着,却突然又停了下来。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韩晨面前这么没有城府,差点就将自己的底给掀了。毕竟,对方才只是第一次见面。

    有些话还是不能随便对人说的好。就算对方刚刚帮了自己,可人家是什么人他却并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