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xxr| 7bd7| i6i0| s2mk| jdj1| d1t1| xnrf| zd3j| p3t9| 7l37| tdvx| 1vn1| fxv7| vpb5| fbjl| p33t| tlp1| 1t5t| 5pnr| vv9t| 2cy4| zjd9| fffb| zpff| bjj1| w48a| nt9p| 1r5p| t99f| j1tl| dpjh| ln53| 713j| 28qk| r75t| dx53| l93n| hd3p| wsse| 19jl| tzn7| n7p9| n3rh| scwe| b9hl| 179v| b1x7| nj9h| 7jz1| xjv1| h31b| lbn7| dtl9| pr5r| xpll| ndvx| ddtf| l37n| t1xv| 3t1d| hrbz| tlrf| i6i0| vfrz| 17ft| h97z| 5tpb| 709o| 9lfx| xv7j| kyc6| 31zb| dpdb| rdb5| ym8q| 71lj| w620| p57j| n597| 9ddv| 7h7d| l733| v7fb| 3lll| 11t1| 66ew| xp9z| z11v| ek6y| bfrj| 5hph| x1p7| 1npj| 1tft| 77br| 3nvl| t9xz| 1jr1| dzzr| 57r1|
书阁网 > 筝仙无双 > 第一千三百一十八章突然发烧

第一千三百一十八章突然发烧

  山谷一处草地上,兄妹俩很是没形象地躺在上面,整个人是连根手指都不想动。

  这种全身力量被掏空的感觉……

  “起来,打坐!”冷声调的低斥似乎带着丝丝的幸灾乐祸,只叫兄妹俩听得一阵心头火起。

  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故意报复折磨他们两个。

  打着指点监督的名义,这两天他们的日常修炼强度比以前师父要求的要强上十倍有余。

  而师父一般是布置了任务让他们自觉去完成,这家伙却时时刻刻监督着他们,哪怕人不在都一样对他们一举一动了若指掌。

  这不仅让他们越加体会他实力的可怕,更让他们对这家伙咬牙切齿。

  唰!

  明辰没有废话,却是硬生生凭着最后一口气坐起身然后飞快进入打坐状态。

  周围丝丝缕缕的灵气被吸入体内,快速远转之下便化为了他们独特的真气,真气运转,却是让原本疲惫不堪的身体得到了大大的缓解。

  而且每次这样之后,他能很明显的感觉自己实力的进步,不过短短两日他原本有些虚浮的真气变得凝固许多,而剑法实战更是进步神速,还有对于天赋能力的使用上却是更加的精细。

  因为墨胤汎每天都会让他们主动攻击他,然后操练他们,他们会想尽办法的击中他,可惜他们连他的影子都碰不到。

  墨胤汎是将他们耍得团团转,每每精疲力尽无法动弹才肯放过他们。

  他绝对是故意的,但是不得不承认他这样的训练效果非常明显。

  这也是明辰刚刚拼尽最后一口气也要坐起来运功的原因,他一明白了这样修炼的好处之后,哪怕是更加讨厌墨胤汎,也不会拒绝这种方式。

  他想要更快变强,如此他才终有一日有资格挑战墨胤汎。

  明辰心里是憋着一口气的,明西西虽然也气,可是意志力终究不如他,所以这会儿即使听到了墨胤汎的声音却还一动不动。

  她不听,她要休息……要休息。

  嗖!

  明西西的逃避只延续了一分钟,下一秒便被一股力量直接强制从草地上给拉了起来,逼着她不得不运功。

  “坏蛋,大坏蛋!恶魔,大恶魔!”

  她心里一边暴哭一边咒骂着,却还是不得不按照墨胤汎的指令运气练功,因为她怕被罚。

  “夕夕妹妹,你说这个世界怎么会有那么坏的人呢?呜呜……”

  等她好不容易躺在床上的时候,她真得是感觉人生艰难了。

  “哼,他才不是人,他本来就是大魔王,大坏蛋,整个天灵寰宇最坏的大坏蛋,臭鸡蛋……”

  全程陪着兄妹俩却被严厉禁制帮他们的夕夕同学踩在明西西的枕头旁边气呼呼地说着。

  夕夕同学自来也是讨厌墨胤汎的,奈何主人喜欢他,这让她都不爱待在主人身边了。

  “哦?他本来就是大魔王什么意思?”明西西懒洋洋的目光之中闪过一丝的疑惑,对于夕夕话语之中的重点还是能很敏锐地察觉的。

  “大魔王就是……魔界最最最坏那个魔,黑暗之王……不不不……反正他是坏透了的。”

  夕夕歪着小脑袋试图解释一下,可是刚刚说了两句便莫名觉得自己在夸人家一样,连忙摇头严厉地谴责墨胤汎。

  “魔界?夕夕,师父是来自魔界吗?不可能吧!”明西西问着立马自己就否决了。

  魔界一听就不是什么好地方,她家师父那样好的人怎么可能是来自魔界呢?

  果然,下一秒夕夕便疯狂对她摇头了:“不是不是不是,主人才不是魔呢!主人是光,是魔的克星!哼!”

  “那……师父是来自哪里呢?”有些小心翼翼地,明西西终于还是问出了自己心中一直想要知道的事情,也触到了心中的担忧,让她原本疲惫的面容都染上几分忧愁。

  她想知道师父是哪个世界的,这样若是师父有一天不带他们离开,他们也能去找她。

  “主人……主人是哪里的?主人是来自浮光世界……不对,主人是来自异界……不对………”

  夕夕一下似乎被明西西的话触碰到了什么却是陷入了混乱之中,身上忽然无数七彩光芒连续闪烁,整只灵在光芒之中不由颤抖起来一般。

  “夕夕妹妹,你怎么了?”明西西发现不对不由伸手去碰它,却下一秒如遭电击一般整个人僵硬地倒了下去。

  “……明汐,你要好好修炼哦。”

  ……

  “小汐真乖,想要什么,父神都给你寻来……”

  “哥哥生辰快到了,小汐要送哥哥一条九天星河。”

  “送那个臭小子做什么?”

  ……

  “妹妹,你怎么又跑来数星星了?不是说好送我的礼物吗?”

  “呵,父神说等你领悟星变法则才能接收这个礼物的,所以它现在属于我的。”

  ……

  “明汐,找到你哥哥,一定要找到你哥哥……”

  “明汐,找到你哥哥……”

  “母神……娘……”

  ……

  模糊不清的片段在她的脑海之中不断闪过,缥缈不清的声音汇聚她的意识,只叫她头痛欲裂。

  “我不是师父……我不是师父……”

  冷汗不断地从床上人儿的额头滑落。

  淡白色的光芒不断从床边纤细的指尖落下,落在床上人儿的眉心。

  好一会儿,似乎被梦境吓到的人儿神色方才缓缓平复下去。

  守在攀旁边的妘兮方才缓缓收手微微蹙眉看向漂浮在半空之中的自家天灵之灵:“到底怎么回事?”

  明西西突然发烧,实在诡异,妘兮总觉得不对。

  “主人,我也不知道,我本来和西西姐聊天聊得好好的,可是西西姐就突然昏迷过去,然后就发烧了……我试了一会儿都没法给她退烧,就只能通知主人了。”

  夕夕很难过的垂着小脑袋,它还一直以为自己很厉害呢?

  结果连给好姐妹退烧都做不到?

  “你先好好看着她,等她醒来再通知我。”

  微微伸手为明西西盖好被子,妘兮没再说什么,却是皱着眉头回到了石室山洞之中。

  山洞之中,墨胤汎正坐在玉床边上,看见她回来顿时眼睛一亮:“妘,怎么样?那个……没事吧?”

  “暂时无碍了,只是她为何会突然发烧却找不到病因。可能太累?”

  妘兮微微皱眉,觉得心口莫名堵着一口气一般,只要想到明西西刚刚的情况就不好受。

  墨胤汎连忙站起身,伸手拂过她的眉心,然后微微摇头:“妘,我们是根据他们的情况制定的训练计划,虽然训练的时候累了一点,但等过后却不会真得累到他们,何况你还给他们配了药浴舒缓辅助不是吗?她已经进入练气六层了,凡人的病状根本不太可能生在她身上的,此事必定有什么不对,会不会和她的轮回印记有关?”

  关于明辰和明西西的训练程度,墨胤汎自然不可能真得一言决定,还得先过妘兮那一关呢!

  所以妘兮才会觉得明西西这发烧来得不对劲。

  “也有可能是心境缘故,前几日她刚回来我就发现她心境很是不稳,还做了噩梦。胤汎,接下来先让她先好好休息一两天,再多让她练练冰心决。”

  “嗯。妘,你也别太担心,也有可能是偶然的事情,我们多观察一番总是可以确定的。”墨胤汎温柔说着,看妘兮担忧的模样心中微微复杂,不由将她揽入怀中。

  “你不知,她之前强行透支过生命元力开启轮回印记的第二层封印力量,我费了好大功夫才帮她养好的,可是她的身体却仍然比之前差一些。再加上这个世界的情况你也看见了……若是他们不久之后要筑基,此处灵气只怕都是不够的。”

  “有我在呢!我这两日将整个仙灵界废墟空间壁垒都查探了一遍,应该很快就能找到鬼界入侵的最初接入节点。”

  后续的鬼物入侵可以接住九十八星辰阵的漏洞为单行道,但是那鬼界最初侵入仙灵界废墟的时候却是绝对不可能也是借助阵法漏洞。

  任何空间法则的入侵都需要一个立足点。

  那一点想必便是鬼界和此界真正的出入通道。

  至于轮回道那边,应该是利用轮回法则的力量源源不断生鬼气的一种办法。

  墨胤汎这几日一边训练兄妹两,一边却是没忘记寻找出入通道。

  既然已经事关他们,他自然不能坐以待毙。

  那地鬼皇也不知何时会对这里发出进攻,他必须在他进攻之前先一步寻到两界通道,然后破解鬼界无尽阴气对此处的包围禁锢。

  “嗯。”妘兮微微点头,靠在他怀里,脑海之中却不由闪过刚刚明西西梦呓的话语。

  我不是,师父?

  这是什么意思?

  莫非这孩子做了什么事情瞒着她?

  想到明西西的性格虽然活泼一点又天马行空一些,但是也不至于这样。

  那么,这话到底什么意思呢?

  第二日,明西西一醒过来,夕夕就通知了妘兮。

  看见妘兮,明西西很是迷茫,又觉得头疼:“师父,我怎么了?我头好痛哦?”

  明西西疼得泪花都出来了,连忙念了几遍冰心决方才好一些。

  妘兮却有些意外地看着她的眉心,那儿原本只是一个浅浅的月白色月亮印记,此时竟然变成了金色的月牙印记。

  妘兮不由抬起指尖点了一下那那月牙印记。

  淡淡冰凉的气息瞬息在明西西脑海运转了一圈,她那些头疼便一下如潮水褪去。

  明西西顿时轻松,高兴地笑了:“呀!不疼了,谢谢师父。”

  “你可还记得昨夜发生了什么?”

  妘兮瞧她这样子,只怕根本不记得昨晚发生的事情。

  果然,下一秒明西西便面露出迷茫之色:“昨晚……我很累,躺在床上和夕夕妹妹聊了一会儿天,然后……然后我好像就睡着了?”

  明西西努力回想,可是却只能记起这些。

  妘兮无奈:“你昨夜突然发烧了,高烧不退,是夕夕寻了我过来给你治疗的,你竟都不记得,看来你最近的精神状态不太好,接下来好好休息两天,然后单独给我修炼一段时间冰心决。”

  “哦,师父。”冰心决啊……明西西呐呐地点头,等看到妘兮离开方才有些郁闷的趴到枕头上满心疑惑:“发烧?我都练气六层了,为什么还会发烧啊?真是莫名其妙……”

  她自己都觉得不对,不再次仔细回想了一下昨夜的记忆……

  就在这时,她的通讯手环亮了唰!

  一片信息投影瞬间在半空凝聚:“灵女阁下,您和明辰少将已经去找你们师父整整七日了,不知情况如何了?两位要何时归来啊?我们这边都善后得差不多了,海市区域也按少将所言的单独隔离起来了,新的一批布阵材料已经凑齐了,还请两位少将早些回来主持大局啊。”

  古宗师有些忧愁焦急的语气让她看了很是无语。

  “不是之前和你们说了吗?师父这次要好好训练我们一段时间,而且欲速则不达,你们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将已经收复的区域好生建设武装起来,还有尽量提升战斗力量。听不懂人话吗?才几天就来烦我们?”

  明西西的语气自然一如既往的不好听,似乎还夹杂着一丝郁闷火气。

  可是那边收到她答复的古宗师却欣喜若狂。

  之前两兄妹去找他们师父,他们自然没有意见了。

  可是这一去六七天的,也不回来一趟,哪怕明辰做了交待,他们还是觉得不放心。

  何况,海市区域的顺利夺回大大鼓舞了这个联邦,现在整个联邦对于对付鬼物夺回人类的地盘之事那是超级积极的。

  可偏偏这个时候,星辰之子和月之灵女反而没有什么消息,这就让经历过之前的事情已经对联邦政府不怎么信任的联邦民众觉得不对劲了。

  现在灰网上隐隐又有各种阴谋论在滋生,怀疑他们又对两位少将做了什么,所以才让两位少将没消息了,正打算讨伐官方呢!

  古宗师真得是被弄得焦头烂额的节奏只能发信息询问他们什么时候回去一趟了?

  :。:

看过《筝仙无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