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qc a6w6 v15l 380g flgz umwk 8g6u a4k2 bjl9 x511
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明月度关山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百六十九章 尽释前嫌 第1页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新疆炒拉条真是费时费力的才能完成的一道美食。

    洁白的餐盘,红润透亮的细圆面,洋葱粒,肉末,尖椒,孜然末点缀其中,就算是闻一闻味儿,肚子里的馋虫就开始蠢蠢欲动。

    “吃吧,闺女。多吃点,不够了我再去扯面。”明冠宏的额头上布满汗珠,怕滴到盘子里,他侧过头,在肩膀上蹭了蹭。

    就是这一个微小的动作,却在明月的心里掀起了一阵惊涛骇浪。

    这才是她想往的爸爸的真实模样,会站在她的前方,为她挡住所有的伤害,会为了她与全世界为敌,会为了她挽起袖口洗手作羹汤,会像梦境中一样,为了她心甘情愿的做任何事。

    以前的她太傻,太执拗。

    竟固执地认为他讨厌自己,激烈抗拒他的靠近和存在。

    其实,在这些年的接触中,她渐渐发现,他比妈妈还要爱她,他对她的爱,早就融入骨血,变成了他生命里的一部分,只是他这个人情绪内敛,性格刚毅,不喜表露内心最柔软的一面,所以,她才会和他一直别扭到了现在。

    明月夹起一筷子筋道油亮的拉条,咬了一半,在口中咀嚼。

    明冠宏的眼睛里燃起期盼的光芒,盯着明月的表情,像是等待老师判分的小学生一样,不安地问:“咋样?好吃不?味道还正宗吗?”

    明月的睫毛扑簌簌动了几下,她把剩下的半筷子面条塞进嘴里,含混不清地说:“嗯。”

    明冠宏长吁口气,笑得格外欢快,“还好,还好,没忘了这手艺。”

    他记得,很久以前,明月和穆婉秋到部队探亲的时候,他就给她们做过拉条子,当时个头小小的明月,一个人就吃了一大盘子,把他吓得半夜找卫生员要消化药给她吃。

    谁知第二天,问她吃什么,她还说,要吃拉条子。

    明月像小时候一样,吃光盘子里所有的面条,明冠宏乐得合不拢嘴,接了盘子,笑着夸赞道:“吃光了好,吃光了好。”

    他转身想把盘子拿到院子里洗涮,谁知刚一转身,却感觉到腰部一紧,再然后,他的脊背上就传来一阵温暖。

    “爸……爸……”

    明冠宏的心骤然紧缩成一团,耳膜嗡嗡作响,但是这两声清晰无比的声音,却变成了世界上最美妙的音符,激荡回旋在他的耳边。

    爸……爸。

    在时隔许久之后,他又一次听到明月喊他爸爸了。

    这一次,和以往任何一次都不同,因为,他从明月手臂的力量以及透过衬衣的湿润,可以清晰地感觉到她的真诚。

    明冠宏抿着嘴唇,拧着眉头,努力压制着即将崩溃的情绪。

    他稳了稳,伸手,拍了拍明月环在他腰间的手臂,“嗳,爸在这儿呢。”

    明月哑声回道:“爸,您能原谅我吗?”

    原谅她这些年的不理智和倔强,生生错过了许多和父亲相处弥补的机会。

    明冠宏重重点头,“爸也请你原谅我,以前,是爸考虑得太简单,没能照顾到你,让你受了很多苦,爸对不起你,你原谅爸,好吗?”

    “嗯……嗯……我原谅您。”想起往事,明月终于克制不住内心的酸楚和委屈,放声痛哭起来。

    明冠宏转过身,把明月揽进怀里,眼里同样溢出欣慰却又心酸的泪水。

    二十年的父女罅隙,都随着父女相拥的一瞬,随着肆意流淌的泪水,尽情倾泻出去……

    明冠宏把明月哄睡了,才不舍地合上门扉。

    可一转身,他却被身后杵着的标枪样的黑影吓了一跳。

    差一点没叫出声,明冠宏抚着胸口,怒瞪着那人,低斥道:“你咋还没走!呆这儿吓人呢!”

    那标枪似的影子正是关山。

    他咵一下立正,低声应道:“明叔叔。”

    明冠宏瞪他一眼,背着手,朝校门那边走。

    走了几步,发现身后没动静,不禁回头怒道,“还不走!”

    关山担忧不舍地望了望漆黑的木门,转身,快步跟上明冠宏。

    两人走在漆黑的山道上。

    关山掏出随身带的手电筒想给他照路,却被明冠宏冷声阻止:“咋,这点路就要电筒,你这身本事是花架子吧!”

    关山默然收起电筒,却闪身,走在靠近山崖的外侧。

    明冠宏目光闪了闪,咳了一声,转过头去。

    到了转信台,关山赶紧为明冠宏准备洗漱用的热水,“明叔叔,这是新茶缸,新牙刷,您用吧。”

    明冠宏背着手,嗯了一声,眼睛却在四处打量着这间简陋的平房。

    家具不多,厨房器物摆放整齐,墙上贴着军营标语,窗台上放着几盆大小不一,却都长势茂盛的虎皮吊兰。

    “你养的?”明冠宏指着花问关山。

    关山立正,目视前方答道:“吊兰是明月的,我帮她养。”

    明冠宏瞥他一眼,清了清嗓子,摆摆手,示意关山让路,然后去洗脸架那边洗漱去了。

    洗漱完两人熄灯就寝。

    时隔多年,明冠宏又一次躺在行军床上,心里涌起无限的感慨。

    他沉默着回忆往事,对面的关山双手搭在胸口,仔细聆听着他这边的动静,大气也不敢出一口。

    “咕噜噜……”

    忽然,从关山那边传来一阵异响。

    紧接着,关山小心翼翼的道歉,“对不起,打扰您休……咕噜噜……”

    明冠宏闭了闭眼睛,腾一下坐起,他指着电灯开关,指挥关山:“开灯!”

    关山起身,打开电灯。

    明冠宏咬着腮帮子,盯着对面那个脸红耳赤的大个军人,看了一阵儿,忽然嗤一声,笑了。

    关山傻眼了。

    呆呆地看着他。

    明冠宏下床找鞋,找到鞋之后,他指着外面的厨房,说:“行了,不吓唬你了,咱们出去喝两杯,顺便填饱你的肚子。”

    说完,也不看关山因为过度震愕而显得有点傻气的脸庞,起身,走向厨房。

    关山愣了愣,迅速跟了上去。

    明冠宏已经在橱柜里翻腾上了。

    找了半天,他拿着几包泡面和腌咸菜,皱着眉头问关山:“最近,你就吃这个?”

    关山红着脸,低下头说:“哦。我一个人,对付一顿也就行了。”

    “屁话!啥叫对付一顿也就行了,以后我闺女跟着你呆在这夫妻哨所,你也让她吃这个!”明冠宏扬起手里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